贪食蛇之屋

小说版发来这里备份一下。

广播剧版走M站:

悬疑独角戏《贪食蛇之屋》全三期

http://www.missevan.com/sound/player?id=162841

 

 

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我,首要任务自然是解决租房问题。

那几天我非常密集地四处看房,稀里糊涂地找到了这间170平米,四室两厅两卫,家具家电一应俱全的精装修房。

170平米对于我一个学生来说非常奢侈,也没有必要。然而这间房的房租不算太贵,虽谈不上低廉,但完全在我可承受范围之内。

房东是个30出头, 已婚无孩,文质彬彬的男人。发型和指甲都认真打理过,身着高档休闲衫和西装裤,一看就是都市金领。房间的北欧装修风格也与他的气质相符。

之所以打算出租,是因为他突然被派去首都工作,和妻子三年内都回不来了。

偌大间房空着也可惜,包年网费和物业管理费也都交了,干脆租出去吧。房东非常好说话,见我还是个学生,就只要了我一个月的押金和租金。还鼓励我多招几个合租室友,养宠物也完全没问题,因为他之前就养过一猫一狗。

总之就是百无禁忌,别把他家炸了就行。

一切都看起来很美,然而在踏进房门的那一刻,我从扑面而来的清洁剂气味中嗅出了另一股微妙的气息。

或者说不是“嗅”,而是感觉,一种无以言喻的感觉。

这是间凶宅?或是阴宅?总之不是间普通的宅子。

当然啦,我不会傻到直接去问房东你这间房有没出过事的,于是我只能……当机立断,和房东签订了一年的租约!

合租室友?开玩笑,那样只会破坏我的乐趣。

哎,别紧张,我又不是什么正常人。

所以我不是来跟你们控诉自己受无良房东欺骗而租到凶宅的,懂?

 

硬要说这间屋子里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或者说特色,那就是阳台。

阳台被布置成现在都市中非常流行的迷你小花园,并排摆放着两个一米长,50厘米宽,40厘米高的种植箱。一箱种千岁兰,一箱种绿萝,都是很常见的室内植物。还有三个陶瓷大花盆,上面种满了吊兰,长长的匍匐茎像触手一样延伸到地面。

土壤黝黑肥沃,植物生长茂盛,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房东临走前特别叮嘱过我帮忙照看一下小花园,反正都是些生命力顽强的植物,给点水就能活。

要照料植物那就需要园艺工具。可是除了一个喷水壶之外,阳台上再找不到别的工具——这就有点奇怪了。

既然能在阳台上搭起一个小花园,说明房东是个热爱园艺之人。既然决定把植物托付给租客,那为什么连个小铲子小剪子都没有?

其他房间就真没什么花样了,我翻查了所有能打开的柜子和抽屉,皆是空空如也。

然后我得决定一下自己今晚睡在哪儿,有一间主卧和一间副卧可供挑选。

主卧里有一张大得夸张的双人床和一只床头柜,这张床宽阔得像个小池塘。难道房东喜欢每晚和他老婆在床上练习划水?

我趴在地上看了看大床底下,连灰尘都不留一粒给我,房东这家也搬得太彻底了。

我把行李箱拖进副卧室,马马虎虎收拾了一下衣物,之后迅速打开笔记本网购了一样东西:发光氨。

可能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是提到“鲁米诺反应”,喜欢推理作品的诸位一定很熟悉。鲁米诺是用来检测犯罪现场血迹的神器。它灵敏异常,即使经过反复擦洗,时间久远的血痕都能被检测出来,并且不会干扰血迹的DNA提取。

我正是要用发光氨来检测一下这间屋子是不是凶宅。

 

一间屋子“有问题”,无外乎就是死过人,或者接二连三地死人。

别说检测了,我都已经脑补到假如这间屋子里发生过谋杀,房东该如何藏起尸体这一层面了。

把人肉切成一千片分批丢弃?

把全尸砌进墙壁里或地板夹层中?

把尸体的肉吃掉,内脏喂猫,骨头喂狗,人皮剥下来做灯罩?

长夜无妻伴尸睡,脑髓拌饭能开胃~

在不涉及超自然力量的前提下,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意义的完美犯罪。

要处理一具尸体可不是容易事,掘地三尺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在发光氨没到货前,我去小区不远处的一家花鸟市场买了点工具回来。

把头发牢牢盘住套上浴帽,戴上一次性口罩和一次性手套,我拿着塑料布、园艺铲、小刷子和簸箕来到阳台,抱着“验尸”的心态向种植箱和花盆下手了。

种植箱的泥土表面有很多细颗粒状的小小土堆,这种形状的小土堆我很眼熟,看来里面确实有不少东西嘛。

先前说过这里的泥土非常黝黑肥沃,我想用的应该是“腐殖土”吧。腐殖土,顾名思义就是由各种有机物腐烂发酵之后形成的土壤,富有肥力,是极佳的种植土料。

一说到“腐烂”,我能想到的你们也一定也能想到。说不定大花盆里埋着颗人头呢?种植箱里横卧着人的手足和尸块呢?我简直迫不及待要一探究竟了!

我在阳台上铺满塑料布,小心翼翼地移走一棵棵绿萝,尽量不伤到它们的根茎。

否则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支持下,因为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就毁了房东精心营造的小花园,这就很不厚道了。

翻开表土层,映入眼帘的是——

蚯蚓。

数量极多,又粗又长的红色蚯蚓!

多到我在挖绿萝的时候已经不小心铲断了好几条的程度。

之前看到的那些颗粒状小土堆就是蚯蚓粪,所以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往花盆里放几条蚯蚓帮忙松土倒是没错,不过有必要放那么夸张的数量吗?想想蚯蚓除了松土还有什么功能?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与其叫它们地龙、曲蟮,不如称之为“贪食蛇”更贴切。

它们拥有极其强悍的消化能力,除了吃不了玻璃、金属、瓷砖、岩石、橡胶和剧毒物质,其他你能想象得到的有机废物能被它们消解成无机物。

很多工厂,垃圾站和养殖场都会利用蚯蚓来处理工业废料,以及家禽家畜的残渣粪便。

在花盆里放几条蚯蚓是为了松土,养几十条蚯蚓就说明……当然不是钓鱼啦!

 

万一自己杀了人,该怎样毁尸灭迹才是最不留痕迹的方法呢?别跟我说你没有幻想过这种事,哪怕一次也有吧?

我猜,你会脱口而出用王水或浓硫酸来溶解尸体这个法子吧?

相信我,如果你真的在实验室里试过用各种强酸溶解鸡骨头的话,就知道这么干是有多愚蠢了。

王水和浓硫酸虽然能腐蚀软组织,可面对骨头还是不够给力,尤其是最坚硬的颅骨、盆骨和膝盖骨,更别说人的牙齿了。

而铬酸洗液在溶解骨骼方面相对高效,但是反应过程非常激烈,溶液会沸腾迸溅,并生成大量刺激性气味。

蒸气会严重侵蚀人的眼睛、皮肤和肺部,房间里的墙纸和涂料也会剥落。

如果真的往浴缸里倒满铬酸洗液然后放一具尸体进去……

这间屋子基本算废了,凶手就算穿着防护服没被当场熏死,日后也要得癌症生不如死。

再说尸水和废液该怎么处理?直接排入下水道就更愚蠢了。

管道弯弯曲曲,全是藏污纳垢的角落,警方随便一刮都是人体组织,分分钟把你缉拿归案。

犯罪手法越复杂,留下的证据就越多。

而最接近完美的杀人手法其实是——

在夜深人静时,蒙头戴手套穿鞋套全副武装,随机挑个陌生人上去一刀\一枪毙命就走,干净利落并且永不再犯。

寻找这样的凶手简直难于登天,然而这样的谋杀并没有什么意义,除非是天生反人类反社会心理的人在寻求刺激。

扯远了,回到蚯蚓身上。

如果说养那么多蚯蚓是为了用天然环保的方式处理尸体……其实也太过理想化。放一根骨头进去蚯蚓真的能全部消化完吗?它们是软体动物,又不是秃鹰鬣狗。

如果要做到能让蚯蚓吞食的程度——

那骨骼得碾得多碎?

用什么工具碾碎骨头?

骨头是在哪里碾碎的?

完事后工具怎么处理?

有没有被邻居听见声音?

问题越来越多……只有实践出真知,于是我选择继续刨土。

我把蚯蚓都集中放进纸盒里,然后跪在塑料布上,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拿一次性筷子仔细翻查泥土。想看看土壤中是否留有牙齿、指甲、头发或者骨头碎片。

简直就像个考古学家在泥坑里搜寻三叶虫。

翻完一箱子的土,把认为可疑的碎片挑出来收好,然后收拢塑料布把土和蚯蚓都倒回种植箱,再把挖出来的植物一棵棵种回去,最后浇点水——

这样才算所有工作完成,阳台上有两个种植箱和三个大花盆,因此这套流程要重复5遍。

这一过程真的无比枯燥乏味!不是我自夸,要不是因为我有病,正常人有几个干得出这种事?果然是因为暑假作业太少了!我自己都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自己。

在考古的第三天,我定的十瓶发光氨终于到货了。我像囚犯听到放风一样丢下工具,收起阳台上的塑料布,然后换上外衣出门。

这步骤不对啊,都拿到试剂了为什么不赶紧来一发?

因为发光氨的发光时间只能持续30秒,转瞬即逝,房间里不够黑就观测不到。

所以我准备逛到天黑再回屋,享受惊喜。

 

出门当然不是为了闲逛,我是去找小区花园里遛弯的三姑六婆套话的,同中老年妇女聊八卦不失为收集情报的快捷方式。

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不想和旁人产生交流接触,但诸如“你们夫妻感情和睦吗?”、“你妻子现在在哪里?”、“你有外遇吗?”、“你有认识的人失踪吗?”之类隐私问题……实在没法直接问房东。

一番假客套之后,我向三姑六婆提问:“因为自己是单身独居女性,所以很担心治安问题。想知道这个小区里有没有死过人,或者有人失踪过?”

答案是没有死过人,无论意外还是谋杀,也没听说过有谁失踪。这点和我在网上查询到的结果相符。我又趁热打铁问她们小区里有没有搞小三导致夫妻不和的事发生,瞬间点燃了八婆们的激情。

什么几月几号几栋几单元的王太太鬼鬼祟祟地带着一个不是老公的男人走进单元楼,什么几栋几单元几零几的李先生是灯下黑好手,他的小三和原配就住在一墙之隔的两幢楼里……

纵使她们如此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奈何还是扒不出任何关于房东的流言蜚语。想想要是哪天房东妻子人间蒸发的话,那么警方首要怀疑对象就是他,也轮不到我什么事。

于是我首先排除了房东杀妻藏尸的可能性。

对我来说赔笑闲聊还不如刨土自在些,所以天一擦黑我就逃也似往家赶。

我戴上口罩,以大门为起点仔细地喷洒试剂,连门板、把手和墙角都不放过。瞬间,我就在鞋柜旁看到了一滩蓝紫色荧光!

鲁米诺反应的直观表现就是曾经沾有血迹的地方会和试剂产生氧化作用,然后发出蓝紫色荧光。

终于看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我像打了鸡血一样用完了一瓶又一瓶试剂,准备把这间屋子的里里外外都喷个遍。

幽暗的房间里不断有荧光闪现,仿佛乱葬岗里的鬼火。

厨房里,厕所里,客厅角落,沙发上,卧室门口,墙面上也有好几处……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吧?!

这说明房东在这间屋子里杀过不少人?

——不,这只能说明我犯了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鲁米诺对血迹的反应异常灵敏是它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

不止是血,鲁米诺也能和排泄物,甚至漂白剂产生反应,发出的光没有任何区别。如果有不听话的宠物在室内到处撒欢撒尿,那喷洒鲁米诺试剂后呈现的效果就跟灭门惨案现场一样。

所以,在一间号称养过一猫一狗的屋子里做鲁米诺反应简直就是站在世界中心呼喊“我是智障”啊!

唉,又是一番瞎折腾,还不如省点发光氨留作不时之需呢。

受到打击的我早早睡觉去了。很遗憾,没被鬼托梦更没被鬼压床,早上起床后依然要刨土。

 

经过一星期的辛勤劳作,我从三个大花盆和两个种植箱里挑拣出了不少疑似骨骼的碎片。

可仅凭这些并不能证明什么,腐殖土里有点碎骨头算不上疑点。所以我迫切需要寻求外援,找专业机构鉴定DNA,以判定骨头究竟属于人类还是哪种动物。

现代科技日新月异,别说是骨头碎片,就连被加工成文玩的骨头都能准确鉴定出动物种属,入境检疫局就是靠这招来打击野生动物走私的。

但我总不能冒冒失失地拿着一把碎骨头跑去海关或派出所那里要求化验吧?

幸好网上能找到不少鉴定机构,笔迹、指纹、足迹、声像资料都能拿去鉴定。

不过,他们现在主要收入来源是铺天盖地的DNA亲子鉴定需求。由于亲子鉴定这块竞争激烈,导致价格越来越低。还有绝对保密,上门取证等等贴心服务……

隔壁老王又立功了!少壮不努力,老王住隔壁。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能做动物鉴定的研究中心,结果官网上却显示此中心只接受政法机关、行政单位、社会组织的委托,不接受个人单方面委托。求爷爷告奶奶费了好多天,终于找到了一家具有第三方检测资格的公司愿意接单。DNA条形码鉴定3000元起步,毛发、唾液、骨骼、指甲、牙齿则属于DNA提取困难的样品,每样还要加收500元。

在样品寄走之前我还被告知:由于检材过于微量,为满足检测需求可能会将其一次性用完,所以检材将不会退还委托人。此外出于各种无法预知的客观原因,有很大可能检测无法得出任何结果,更不可能出具鉴定报告。

但是!费用不退回。

尽人事,听天命。我义无反顾地在风险提示单上签了名,然后汇款,寄出样品。

DNA鉴定真是笔不小的支出,不过对我来说仅从这种探究的过程中就能获得不少快感。就跟你买了个包包,吃到了好吃的蛋糕一样愉悦。

 

骨骼碎片的DNA鉴定结果,要等待10~20个工作日才能出来。

然后呢……然后我就开学了。要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和善的正常人去应付新老师和新同学,简直比杀人碎尸还要累人!

我迫切需要找点别的事,把自己从无聊的日常中解放出来。于是,我干脆连种植箱里那些蚯蚓究竟属于什么品种都上网搜图比对出来了。

目前已知蚯蚓有2500多种,养殖用的改良品种还在不断增加。比如种植箱里的红色蚯蚓就属于日本引进的粪蚯蚓改良种,这种蚯蚓喜欢吞食各种畜禽粪便,消化力强,繁殖率高。

处理什么动物的粪便需要用到那么多粪蚯蚓?难道房东养的狗有一头熊那么大?可是大型犬必须要带到户外散步,遛狗的时候顺道处理狗屎不就行了?

种种疑问都在收到DNA鉴定结果后迎刃而解。

样品中混有两种动物的骨骼,一种是普通的鸡骨头,而另一种——

重点来了,属于一条缅甸蟒的脊椎骨碎片!

蟒蛇,原来隐藏在这间屋子里的不可描述之物是蟒蛇啊!

养蛇当宠物不是什么稀奇事,但也要看房东养的是什么蛇。如此遮遮掩掩,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养了大量的蛇;二是养了一条巨大的蛇。

缅甸蟒正好属于后者,它是亚洲岩蟒的亚种之一,世界第三大蟒蛇。缅甸蟒平均身长可达7米,体重可达91公斤,只要食物充足就能不断生长,而且雌蟒比雄蟒更大更强。

缅甸蟒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未经批准严禁贩卖和购买。不过只要别去小区花园和邻居家门口遛蛇,鬼才知道他家养了什么!

这么说房东之所以在阳台上搞起生态小花园,是为了用蚯蚓处理巨蟒的尸体么?但……至于搞得那么复杂吗?他既然有购买渠道,那找业内人士上门收尸不就行了?

缅甸蟒斑斓的蛇皮和鲜美的蛇肉可是抢手货,不可能没人要吧?

 

我蹲在种植箱前,盯着黑泥苦思冥想:说不定把泥土送去化验,还可以检测出人体组织?

很快我又否定了这个方案。首要原因是如果再送一堆样品去化验,我就只能靠光合作用过日子了!

对,就是这么现实……

其次是就算在泥土中检测出了人体组织,也没法证明房东有杀人嫌疑。因为在刨土浇水的过程中都有可能在种植箱里留下房东和他妻子的皮屑、头发或鼻涕唾沫。

再强调一次,我现在可是连房东到底有没有杀过人都无法确定哦!

而且我手头也没有房东和他妻子的DNA样本。在没有任何对照物的前提下,根本无法判断提取出的DNA来源到底属于哪一个人。

哎?等、等一下!这不就意味着……我的调查已经走到了终点?!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那我租下这间屋子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啊?我到底为了什么才奋斗了那么久啊?!

咳咳,所以呢,我决定单方面宣布房东有罪。

嗯,抗议无效。

证据?证据不足的话……那就用想象力来凑呗!

人性这么复杂,冲动之下行为本就是混乱无序的,光讲逻辑怎么破得了案?

你说——对、不、对?

如果说……房东想隐藏的不止是蛇的尸体呢?

如何藏起一片叶子?放进一堆叶子里不就行了。

如何藏起一具尸体?放进一堆尸体里不就行了。

或者……另一具尸体的肚子里!

用硫酸毁尸灭迹不靠谱,但是这个世界上有种比王水浓硫酸铬酸洗液更给力更环保的“酸”,那就是蛇的胃酸。

所以房东豢养巨蟒的真正用途是为了处理人类尸体?

这样想的话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话说在普通公寓里饲养一条巨蟒真的具备可操作性吗?

下结论前,我深入了解了一些饲养蟒蛇的相关知识。

养蛇似乎比我想象中容易多了,饲养蟒蛇的人也比我想象中多得多。

当然前提是一不怕蛇,二不会在给蛇喂食时产生心理阴影。

首先蛇非常安静这点毋庸置疑,有好些大学生偷偷把蛇养在寝室里,直到毕业都没被人发现。只要及时清理排泄物,蛇类本身不会散发异味(王锦蛇除外,肛腺会分泌臭味)。

缅甸蟒对环境的适应力很强,只要保持室温在26-33℃之间,放置一个大水盆,铺上垫料就算个窝了。

再给它留个能躲避的地方,纸板箱,木桶甚至床底下都行。别说床底下,很多人还会把蟒蛇带上床一起睡。

蛇虽然不吃素,可你要是觉得蛇捕猎会出现什么血腥画面,则完全是误解。蛇不具备咀嚼能力,对待猎物都是先绞杀或毒死,再囫囵吞下,安静又干净。有的饲主会给爱蛇喂死体,而有的饲主则喜欢欣赏爱蛇绞死活物的英姿,全凭个人喜好。

至于缅甸蟒,只要肚子不撑破,短吻鳄都照吞不误。这样的杀手很难和其他动物和睦相处,所以房东养猫养狗其实并不是为了掩盖鲁米诺反应,而是作为巨蟒的储备粮?

解谜要素全部收集完备,我心中已大致构筑出这间170平米的屋子里发生过怎样一件事了。

 

一个人可以拿着一条吃过一个国王的蛆虫去钓鱼,然后再去吃那条吃过蛆虫的鱼。

这句听起来很拗口又好像很有哲理的话——当然不是我说的,是哈姆雷特说的。

 

房东夫妻是爬行类爱好者,他们的宠物是一条雌性缅甸蟒。

缅甸蟒生长奇快,胃口奇大,不出几年就长到五米以上。幸好房东不差钱,管饱也管住,不像一些不负责任的饲主会偷偷遗弃尺寸过大的蟒蛇。夫妻二人在主卧那张大得夸张的双人床上愉快划水的时候,巨蟒就静静盘踞在床底下。

缅甸蟒来者不拒,很快鸡鸭和兔子就无法满足它的胃口了。房东就弄来了几只猫狗散养,让巨蟒在房间各个角落自由游走,享受吃自助餐的乐趣。

待时机成熟,房东便把巨蟒关在主卧中饿了一段时间,再把被害人喊来家中做客……

被害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倾向于TA是个女性,或者身材矮小的男性。因为正常体格的成年男性对于缅甸蟒来说还是太大了。猎物太大会导致蟒蛇撑爆胃部死亡,这种惨剧还挺常见的。到时候死蛇肚子里还套着个死人,岂不是开启自找麻烦地狱模式?

但是我记得公寓门口和电梯里都设有监控,如果被害人最后的行踪是走进了房东家里,那警察免不了要上门盘查。

该怎么应付监控的问题呢?

估计是这样——

房东事先扒光了TA的衣物,剃掉了TA全身的毛发,然后将昏迷的被害人丢给了巨蟒。

因为蛇的胃酸虽然可以彻底消化动物的骨骼和牙齿,但是毛发和羽毛则会被排出体外,处理起来更麻烦,不如单独一把火烧掉。

接着房东妻子便穿上被害人的衣服鞋子,让监控拍下了她大摇大摆走出公寓的样子。估计房东妻子的身材跟发型本来就和被害人很接近吧!

接着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房东妻子处理掉了被害人的衣物,换上自己的衣服,又大摇大摆地回了家。

至于他们杀人的动机嘛……因为动机这种抽象的东西是可以无限发散的,所以我也很难说出个所以然。

可能是房东已经谋划多年,也可能只是他一时冲动。

说不定和情杀、仇杀都无关呢?

被害人或许只是因为不小心看到了缅甸蟒而吓得猝死也说不定呢?

总之借蟒杀人不费吹灰之力,现场都不会留下血迹和挣扎的痕迹。

大餐过后,巨蟒的代谢速度增加到平时的四十倍。但毕竟吞的是一整个人,起码需要消化半年,在此期间无法动弹,也不需要再提供吃喝。只要及时处理排泄物就不会散发臭味,再没有比它更省心还好用的宠物了!

蛇类的排泄物与鸟粪相似,是屎尿齐出的。但是蛇粪不能乱扔,毕竟里面满是人类残渣,总归不放心。哦对了,那就养些粪蚯蚓吧,吃进它们肚子里最放心。

大蛇消化完之后再由“小蛇”二次消化,真是一间名副其实的“贪食蛇之屋”!

蚯蚓们每天沐浴在食物天堂中,开始大量繁殖,于是房东又养了只鸡负责消灭泛滥的蚯蚓。

巨蟒、蚯蚓、鸡、小花园,这四样东西形成了一个严丝合缝的生态循环。

半年后,被害人从巨蟒的胃中彻底消失了。

这还不算完,为了将生态循环理念贯彻到底,房东宰杀了这条劳苦功高的巨蟒,然后和妻子各种 煎炸烹炒闷溜炖 把它全部吃下了肚。

吃剩的骨头渣也丢了一部分给蚯蚓消解,说不定他们还顾念情分地保留了巨蟒的头骨做纪念。

最后房东再把鸡杀了吃掉,顺手又鸡骨头扔进种植箱中。

此时种植箱里的泥土简直肥沃到插根筷子都能发芽,当然不能浪费。

于是房东种上了绿色植物,一个生机盎然的迷你小花园就建成了。而铲子、耙子、剪子之类可能沾染上人体组织的园艺工具则被统统丢弃,仅剩喷水壶幸免。

所以房东搬走并不是要畏罪潜逃,就真的只是因为工作调动而已。

毕竟……根本没什么可逃的嘛!

招揽租客也仅仅是不希望房屋空置造成浪费而已,再说租客的生活痕迹还能更进一步把犯罪痕迹消灭殆尽,一举两得。

 

简直是近乎完美又环保节能还干净整洁的谋杀方式,我不禁对房东佩服有加!

当然,他要是能把种植箱和大花盆全部丢弃掉的话,就达到真正完美了,这里不得不扣掉一分。不过换成是我,我也不会选择丢掉这些种植箱的。因为这不是犯罪证据,而是艺术作品啊!用来证明自己犯罪艺术的完美作品,又怎么舍得扔掉呢?

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回望着你,果然只有变态才能理解变态!

……

糟糕,我遗漏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像这样严谨,完美主义,并具有一定反侦察能力的犯罪者,他真的会完全放心地把屋子租给陌生人吗?

暗中观察租客在死过一人一蟒的贪食蛇之屋里一无所知地生活,也不失为一种乐趣,那么针孔摄像头和窃听器就是必不可少的道具。

这么说,我弄错调查顺序了!

搬进这间屋子第一件要干的事不应该是买发光氨到处喷,而是买个金属探测器全范围搜索有没有针孔摄像头和窃听器啊!

 

等等,外面有人在敲门——

 

 

【完】


 

 


评论
热度 ( 1 )

© 菜花 | Powered by LOFTER